首页 >>

应对“录而不读”,还应保持一贯的包容克制

据法制日报报道,近日,湖南大学研究生院的一则公示引起社会各界关注。这则公示称,有部分研究生新生因个人原因申请放弃入学资格,另有少数新生逾期未报到,共计69人,湖南大学研究生院拟将取消这69名2019级研究生入学资格。据记者了解,这种“录而不读”现象不仅出现在湖南大学,在我国其他一些高校也屡见不鲜。据悉,我国的法律法规目前对高校新生这种“录而不读”行为还没有相关制约条款.

“录而不读”现象早已有之,尽管也曾引发争议,但大体而言主管部门还是保持了极大的宽容和克制。当然这次“湖南大学69名研究生新生放弃入学资格”事件,与过往案例还是存在着明显不同,主要是“弃读”学生人数实在太多,几乎到了反常的地步。受此事触动,将“录而不读”学生列入“失信名单”的呼声再次出现,甚至明显比过去要高出不少。

的确,研究生新生“录而不读”会给相关高校和导师造成极大困扰,最极端的后果就是“名额招不满”。说“录而不读”干扰招生秩序、浪费教育资源,基本也是成立的。可即便如此,我们是否真的没有其他办法,来最大程度降低这一现象的负面影响了吗?要知道,动辄为此“拉黑”“开罚”,势必会过于加重学生们的义务,限制其多元选择和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权利。

需要厘清的是,所谓“研究生录取通知”,从本质上看更像是一种“邀约”而非“契约”,学生决定“放弃就读”并不构成直接的失信、违约。研究生招录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,高校可以选学生,学生当然也可以选学校。事实上只要适当调整招生流程,“录而不读”的负面效应完全可以降到最低。比如可以强化“新生报到”环节之前的意愿确认沟通,对空出来的“名额”及时调剂、补录;此外,也可以探索建立更灵活的候补、备选录取制度,充分做好事前准备。

对于很多学生来说,报考某校研究生,只是一个保底的方案。他们合理利用规则、追求最大利益的做法,无可厚非。应对“录而不读”,更多还是要从高校一方去想办法,而非简单扩大学生们的爽约责任。实际上,在多数时候,大学自身都能平稳消化“录而不读”的结果,这从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尽管“湖南大学69名研究生新生放弃入学资格”的确令人吃惊,可是这终究只是个例并且做到了后果可控。既然如此,完全不必太过敏感。(然玉)

文章来源:美国在建酒店倒塌

标签:杭州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,腾讯退出拼多多,岳云鹏想开饺子馆,cba直播,章子怡聚餐衣遮小腹